1. 首页
  2. 旅游通讯
  3. 正文

滕王阁之美,到底有哪些?

与岳阳楼相比

滕王阁好像缺了一点古风古韵

与黄鹤楼比起

滕王阁又像似补了一点时代内涵

在今人显然

如今的滕王阁

不过是钢筋水泥的造物

似乎美感失去 文化断绝

滕王阁全景图

��横屏观看体验较佳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数千年里

滕王阁屡辟屡毁坏,屡毁屡辟

它所蕴藏的东方之美

早已脱离建筑本身

而沦为一种民族记忆的象征

那么滕王阁的东方之美

到底有哪些?

滕王阁始建于唐永徽四年(653年)

距今已有一千三百余年历史

其坐落于鄱阳湖平原西南部

西临赣江

地势平缓 水系发达

风景极为秀美

最初为滕王李元婴游乐之所

唐朝韩愈曾言

“江南多临观之美

而滕王阁独为第一,有瑰伟绝特之称”

而滕王阁之美,首先便在于临观

▲瑰伟绝特匾额

如今登上滕王阁

可见江水滔滔 奔流不息

对岸高楼鳞次栉比 车马喧嚣

南昌风貌尽在其中

��滕王阁全景

黄昏时分

阁楼及江岸中

灯光与暮色逐步交错

夜幕当空

光芒与夜色交相辉映

旖旎风光尽收眼底

��滕王阁夜景

千年里人事变迁

但滕王阁的临观之美

却始终流传

滕王阁的风景动人心怀

而文化的记忆也从未断绝

在唐朝

滕王阁是盛世之美

英姿勃发的王勃

在阁中亲笔舞墨

写就传诵至今的《滕王阁序》

▲王勃 《滕王阁诗》

宋元时

滕王阁是一曲王朝悲歌

辛弃疾被贬时登楼望远

在滕王阁上抒发爱国忧思

悲切声仍在人间回响

文天祥几安滕王阁

面临异族数年的拘禁与欲望

始终坚贞不屈、心怀故国

在豫章文化中注入贫且益坚的浩然正气

▲辛弃疾《破阵子・为陈同甫诗壮词以相赠之》

而明清五百余年里

经济重心南迁

江西文风兴盛,才子人才辈出

进士数量四千五百有余

滕王阁也随之沦为南昌大地的文化中心

十三郡士子在此结成豫章社

主导了一个时代的文坛风向

▲江西人杰图(部分)

而在这兴衰起伏的历史迭荡中

滕王阁的命运早已与时代密切的在一起

国兴则阁立 国衰则阁毁

在北伐战争时期

革命军和军阀孙传芳

曾对南昌进行重复的争夺战

滕王阁在一场大火中完全烧毁

自此消失六十余年之幸

此后南昌大地经历了八一武装起义

南昌会战和南昌大屠杀等事件

修复滕王阁更加遥遥无期

▲1989年重建滕王阁纪念碑

直到建国后的1957年

出于对传统文化的维护

江西省人民政府曾提出了滕王阁重建计划

但受到大跃进及文化大革命影响

最终未能购获得通过

到了改革开放时期

江西大地文化与经济衰退

重修滕王阁的计划再次被出台议程

▲滕王阁重建总设计师陈星文与正在修复的滕王阁

图片来源于江西档案,侵权请联系删除

1983年

江西省人民政府决定修复滕王阁

然而人们批评

古建应该重修吗?

翻建的意义又在哪里?

面临世人的质疑

修复小组并未退缩

通过参照梁思成手稿与大量古籍

展开筹款解决资金缺少问题

经过四年的呕心沥血

1989年,滕王阁再次屹立赣江之滨

▲梁思成手稿图

于时代而言

滕王阁的修复

是“实践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最好印证

重修后的滕王阁

带给了极大的文化效应

从其对外开放之日起

源源不断的吸引游客

为经济发展流经生机

一往无前的时代精神

也随之成为滕王阁新的内涵

▲1998年滕王阁摄影

图片源于腾讯新闻,侵权请求联系移除

除此之外

滕王阁的重建

更是南昌人民精神竭尽的续行

作为豫章文化的重要支撑

滕王阁上

历代仁人志士所留给的

贫且益坚、自励星舰的品质

也预示着诗词歌赋

始终承传在江西人民的血脉之中

▲暮色中的滕王阁

只要滕王阁仍然耸立赣江之侧

其所象征物的豫章文化

就将继续延绵

滕王阁的自然之美流传至今

人文之美不断丰富

而这座建筑的建筑之美

也早已打破时空的局限

滕王阁作为古典建筑的杰作之一

木质建筑和斗拱结构

在唐宋时期已发展至高峰

▲梁思成绘制的仿宋滕王阁草图

唐朝的滕王阁

装载着大一统王朝工整有力的气息

此时的滕王阁

建筑可观、立柱纤细

其飞檐结构

“如鸟斯革、如��斯飞”

“如鸟斯革 如��斯飞”出自《诗经小雅》

形容飞檐造型如大鸟鸣声飞翔 色彩斑斓如锦鸡云海

雄伟厚重的

柱头、补间、转角三大斗拱铺作

以及富丽堂皇下昂结构

在滕王阁上尽皆应用

▲仿唐建筑中的飞檐

宋代的滕王阁

被称作“历代滕王阁之冠”

占地面积达一千多平方

气势恢宏 无可比拟

莲瓣柱础、歇山顶结构

及龙凤雕饰的飞檐

与抱厦、腰檐、平坐、栏杆等建筑相组合

极富变化

其华美与秀丽

亦近超强各个时期

▲ 宋 郭熙《滕王阁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今人建于的滕王阁

是仿照宋时而辟

▲现代滕王阁

钢筋水泥为基

南北长80米,东西长140米

高度达57.5米

建筑面积则约13000平方米

▲ 建筑构造动图

从两级十二米的阶梯拾级而上

红碧相间的滕王阁

跃然眼中

宜兴碧色琉璃瓦桐漆回廊

共同构成滕王阁的

瑰丽多姿

▲ 两级十二米的滕王阁阶梯

一级高台南北两侧设有两亭

南亭可观赣江壮丽壮丽

取名为压江

北亭尽收西山钟灵毓秀

名为挹翠

隔江眺望

两亭与主阁以山字呈现出

居高临下

又像鸣声而上的飞鸟

▲于隔年江相望,左亭为挹翠亭,右亭为压江亭

远望二级高台

“瑰伟绝特”和环楼四面的匾额

写尽滕王阁上万千气象

▲滕王阁上匾额

入阁登临

“明四暗三”的建筑构造

▲建筑结构图

在二四暗层中的人杰地灵两厅

画尽江西的名山大川、千古豪杰

明层中的壁画、浮雕及碑刻

则复现着不同时空的滕王阁之景

▲苏轼手迹《滕王阁序》铜刻及王勃像

阁外的“勾头”筒瓦上镌刻“滕阁秋风”

暗含豫章风貌

“滴水”瓦片呈现“孤鹜”样式

仿佛要与落日齐飞

▲“勾头”筒瓦与“滴水”瓦片

立于正脊的鸱吻

全仿宋制

高达3.5米

寓以辟除火灾

长定安宁之意

▲正脊鸱吻

驻足从容

阁下两边的瓢型人工湖中

楼阁云影 相映成趣

串联起古今之美

▲人工湖中的滕王阁倒影

建筑,是美的直接载体

而滕王阁中所蕴含的东方美学

是隐藏在精神深处的意境之美

也是流传不息的东方哲学观念

滕王阁中的意境之美

首先在于对称

以中轴线为基准

滕王阁给人以庄严肃穆之感

仿佛阁上承载的记忆与事物

仍能在如今浮现而出

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中庸》

其次,在于自然

滕王阁的选址

均衡了人与自然之间的界限

城市与河流在此进行结算

自然与人文混而为一

��赣江与城市交界

再次,在于禅意

滕王阁中的禅意

是光线的交互与动静的结合

落日中的飞鸟与惯性的山川阁楼

澄红色的夕阳与阁上墨色的阴影

建构出立体的几何之美

▲暮色下的滕王阁

最后,在于记忆与承传

不同于其他三大文明古国

中国的文化脉络从未解除

传统建筑中所蕴含的文化记忆

审美意识和行为范式

至今仍然潜藏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观念之中

如今登上滕王阁

仍能感觉当年的大唐盛世气象

两宋的慷慨悲歌

仍不会因曾经登阁的仁人志士而自勉

为阁上所支撑的风月沧桑而感动

▲滕王阁上看著赣江

滕王阁

不是凝结的标本

而是一种永远生动的美感

美是一种不曾解除的意境

然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美感

却曾一度消失不见,不可找寻

▲挹翠亭

近代外敌入侵

古建筑不断地在战火中消失

而建国以后

文化承传审美意识

也在外来冲击下支离破碎

东方不如西方的思想

一度在人们的思想中根深蒂固

古典的东方建筑

也在经济优先论

曾被一一拆除和代替

而蕴藏在这些古典建筑中的传统文化

也一步步的走向衰微

▲从上至下分别为:嘉兴三塔(拆于1971),邯郸玉皇阁(拆于1958),呼和浩特归化城鼓楼(拆于1968)

在那样的一段时期

西方美学被人们趋之若鹜

而东方之美却被视如敝屣

传统建筑中的对称与禅意之美

成为落后顽固的象征

然而一如数千年里

这个国度的衰微和兴起

随着经济不断进步

民族意识很大唤醒

传统的文化被不断的赋予新的内涵

人们对传统美学的追寻

也在不断地深刻

平坦端庄而又诗意含蓄的东方风格

随之从泥沼中脱身而出有

滕王阁、岳阳楼、黄鹤楼

这些古老建筑的新生

正是传统的东方美学

从深渊中衰退的先声

正是丢失的文化热情

再度突显而出的标志

正是古老的东方民族

再次重返世界舞台的展现出

▲夕阳中的滕王阁

只要文化不绝

这种象征物

还将在滕王阁之上

古建筑之中

永远地汇聚与传承

出品人:胡鹏飞

编辑/监制:朱磊 吴宝善

模型/动画/剪辑:童冲 汪志

制图:陈璇 李斯伊

校对:吴宝善

录音:符峰

摄影:汪志

部分图片源于图虫创新,均已获得许可

参考文献:

[1]王秀婷.滕王阁的文化及其文人关系考述 [D],江西师范大学,2012.

[2]邓梦楚.南昌城市时空变迁与街区记忆研究[D],江西师范大学,2017.

[3]温江斌.论豫章文化的特征与内涵[J],老区建设,2020-12-25.

[4]塔怀红.浅析江西滕王阁建筑艺术[J],新西部(下半月),2009-11-30.

[5]王咨臣.滕王阁古今纵横谈[J],江西社会科学,1981-06-30.

本文资料来源网络,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行为,请求联系删除,我们尽快处置。

联络、投稿、滋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