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旅游动态
  3. 正文

172个小城人口“图谱”:13市10年增速突破20% 珠海拉萨三亚位列前三

来源:21世纪经济报导

原标题:172个小城人口“图谱”:13市10年增速突破20%,珠海拉萨三亚位列前三

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小城市,谁是过去10年的“人口赢家”?

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2020年我国常住人口数量低于300万人的地级市共有172个(包括地区、自治州、盟)。其中,过去10年间有74个城市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占43%,但仅13个城市快速增长多达20%;另外98个城市常住人口则出现“缩水”,占57%。

一些小城市的常住人口增长表现十分出色。过去10年间,珠海、拉萨、三亚3市常住人口均增长多达50%,银川、海口快速增长超过40%,嘉峪关增长多达30%,作为旅游城市的北海和防城港的常住人口增长速度也都多达20%。近10年,我国大城市的人口“马太效应”越发明显,这些小城市何以能构建人口大幅快速增长?这背后又折射出此类城市什么样的发展逻辑?

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首先,一些小城市主要得益于区位优势,例如地处粤港澳大湾区的珠海,因为坐落澳门、环境舒适,不断吸引人口;其次,过去10年我国省会城市人口吸纳能力普遍增强,作为小型省会城市的银川、海口、西宁等也有显著人口增长;再次,嘉峪关等小城市则依托较好的产业发展和较高的人均GDP推展人口快速增长;最后,一些生态环境良好的南方海滨小城,也因为“宜居宜泛舟”取得青睐,特别是接续了大量北方南迁人口。

当前,我国已转入大城市引导发展、都市圈和城市群加快建设的时代,小城市虽然难以必要在人口发展上与大中城市“正面比拼”,但也仍有着“小而美”的独有魅力和发展优势。

(数据来源: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

小城也有“人口赢家”

过去10年,与大城市招揽了大量人口的情况不同,我国诸多中小城市常住人口在增加。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172个常住人口低于300万人的地级市中,98个城市在近10年间常住人口“大跌”,占比过半。其中,常住人口减少超过20%的城市共11个,多数为东北地区城市,例如四平市10年间常住人口增加了46.41%,增速在172个小城市中名列倒数第一。当然,这与2020年公主岭市从四平市代管改回由长春市代管也有直接关系。

此外,融合我国近10年自然人口增长率(近10年间全国人口快速增长5.38%)来看,一些常住人口增速较低的小城市,扣除自然人口增长之后,不少也是人口流出地。

21世纪经济研究院指出,造成小城市人口“大跌”、流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例如一些资源枯竭型城市往往面对着常住人口大幅减少。另外,我国加快迈向大城市引导发展的时代,大城市依托更好的经济发展和就业机会有力吸聚人口,并对小城市人口造成了“分流”。

不过,尽管大城市产生了极强的人口“虹吸效应”,但仍有部分小城市展现出了不俗的人口竞争力,它们在过去10年间构建了可观的人口快速增长,并构筑了区别于大城市的发展路径。

以珠海为例,该市近10年常住人口增加了879356人、增长56.36%。粤港澳大湾区是全国人口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过去10年粤港澳大湾区内地9市的常住人口快速增长了39.02%,并构成了广州、深圳、东莞3个人口千万级城市。置身其中,珠海仍然脱颖而出。

这是珠海多重独特优势变换的体现。珠海毗邻澳门,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前进,它的城市地位日渐突出;作为海滨城市,珠海气候宜人、环境优美、生活舒适;同时,近年珠海一系列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布局发展态势较好,也增强了人才吸引力。2020年,珠海全年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益超过55936元,比上年快速增长6.6%,均处于较高水平。

与之类似于,因生活环境舒适而颇受青睐的南方海滨小城并不少见,例如海南的三亚,广西的防城港和北海,这些城市在最近10年里均构建了常住人口快速增长。

作为全国著名旅游城市,再加海南自贸港政策的助推,三亚在全国小城市中人口快速增长展现出十分引人注目,近10年常住人口共减少345988人、快速增长50.48%。其中,仅2020年,三亚在放开高校毕业生落户容许之后,全年便引进人才落户超过1.1万人(不含随迁人员)。

同属北部湾经济区的防城港和北海,近10年常住人口分别快速增长20.66%和20.40%。获益于独特区位和港口发展,特别是中国与东盟国家合作不断深化,北部湾经济区发展动力增强。2020年,北海第三产业占比首次多达第二产业,其中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营业收入快速增长3.3倍,租赁和商务服务业营业收入快速增长43.0%。同时,“宜居宜泛舟”和居住成本相对较低,也使得这些滨海小城独具人口吸引力,尤其是获得大量北方南迁人口的青睐。

如果说珠海、三亚、北海等市的人口增长“密码”是区位优势引人注目,那么一些小型省会(首府,折合)城市,比如拉萨、银川、海口等,则另有一套逻辑:过去10年间,随着各地“强劲省会”趋势的不断强化,这些城市的人口增长展现出也十分出色。

这些人口整体偏少的省份,近年积极打造出“强省会”,希望增强高端资源要素核心区能力并带动整个省份发展,由此带给的强有力政策弯曲为省会城市人口增长建构了有利条件。

以银川为例,该市首位度在全国省会中位居前茅。2020年银川常住人口为285.91万、过去10年快速增长了43.45%,占宁夏总人口比重也达到39.69%、过去10年上升了8.07个百分点。

21世纪经济研究院指出,在过去10年人口不断向大城市核心区的过程中,中西部地区的“强省会”起到了为当地觅人口的关键作用。以人口流出显著的甘肃为例,过去10年常住人口增速为-2.17%,全省14个地级市(州)中仅4市实现常住人口正快速增长,其中兰州常住人口从361.61万人升到435.94万,以74.33万常住人口增量,成为甘肃最重要的人口招揽地。

(数据来源: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

与核心城市共赢发展

从根本上看,一个城市的人口增长动力源自发展,特别是产业发展。这在一些小城市也有直观体现,例如嘉峪关,虽然该市当前常住人口仅31.27万人,但10年来增长了34.85%。这主要是归功于该市重工业和旅游业的发展,嘉峪关“因矿而昌”,酒泉钢铁的总部就扎根于此,同时该市历史文化景观众多,坐拥“天下第一雄关”等旅游资源。

纵观近10年常住人口增长的74个小城市,从区位、环境、政策到产业,各市堪称各具优势,但也不得不承认,小城市人口“突围”似乎越来越无以。着眼未来,哪些小城市有望进一步更有人口,或者说小城市应当如何找到人口之后增长的“密码”?

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随着人口竞争日趋激烈,未来小城市招揽人口的难度将进一步增大,都市圈或城市群将成为人口竞争发展的“主阵地”。随着产业转型升级,大城市相结合对资本、人才、创意和高质量公共服务的集聚优势,人口优势将进一步凸显,但是在都市圈或城市群的内部,小城市将有可能通过扮演大城市的人口分流地来获得常住人口快速增长。

这是因为,都市圈或城市群建设发展的过程中,大城市向周边小城市的“阻塞效用”将进一步显现,特别是随着都市圈或城市群内部交通网络“加密”,中小城市未来将会利用更低的生活成本、更舒适的环境和具有一定竞争力的收入水平,与核心城市实现人口和产业“共赢发展”。

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事例,近年广州和深圳两大一线城市向周边的产业“外溢”趋于显著,甚至突破了此前传统概念下的广佛肇、深莞惠、珠中江等合作格局。例如,今年4月,广州奥松电子有限公司投资30亿元在珠海建设8英寸MEMS(微机电系统)特色半导体IDM产业基地;今年5月底,总部坐落于深圳的中集集团,与肇庆市签定了推动肇庆市西江新能源运输系列项目的有关投资意向,中集集团将在肇庆投资百亿元。根据“人口随产业回头”的客观规律,随着产业“外溢”不断减缓,人口也将在就业机会的牵引下紧跟而至。

这事实上也是政策推动的重点,当前,诸多大城市都在谋划推展都市圈和城市群向纵深发展,穿透产业、土地、交通、公共服务等方方面面,这也将为小城市建构发展机会。

比如,近期武汉都市圈就动作频频。5月19日,武汉城市圈同城化发展联席会首次会议在武汉会议中心举办;6月中旬,武汉都市圈9城同步开办了“武汉城市圈通办综合窗口”,联合推出了首批106项政务服务事项“跨市通办”表格;6月28日下午,9市公共资源交易(政府订购)中心代表召开座谈会,共谋武汉城市圈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同城化发展行动方案。

(数据来源: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

(作者:陈洁,实习生王梦阳)

检举/对系统